挡住膀胱癌药

何香凝作品

第17节蓄水VS蓄血VS膀胱癌

那为什么要提《黄帝内经》那句话呢?那是因为五苓散在历代有被一种说法,把我们对这个方剂的定义拉得有一点偏掉,然后又有人开始抬出《黄帝内经》的说法,试图把这个定义再拉回来。而这个论争的这两方啊,其实我觉得都不能说他错,不如说这两方加起来,看到的是一个完整的事实。

所以,那这两方是哪两方呢?就是我自己在大概《伤寒论》很快地讲一下的时候,其实也会用到其中一方的讲法,就是我们会说:哎呀,这个桂枝汤、麻黄汤啊是太阳经病哦,就这个东西还传在营卫之中,那这个经呢一直传一直传会入腑,于是那膀胱腑有病,那膀胱腑病分成两种,然后呢,一种叫作蓄水,一种叫做蓄血。

那蓄水就是五苓散证,蓄血就是桃核承气汤证,对不对?那这个说法你说有没有毛病?其实有毛病。怎么讲呢?就是桃核承气汤证它一定是感冒传经传到膀胱引起的吗?这我不能说是一定,五苓散证临床上也不是一定。那这个论点,其实这样的分类法啊,之所以会诞生那是很没有办法的事。

因为张仲景的写作有这个暗示,所以我们会往这个方向去想,还给它一个结论。但是,其实张仲景并没有那么急着要有这个结论,那一开始,金朝的成无己在《注解伤寒论》的时候,就已经有这个想法。但是成无己比较客气,没有完全明显地讲清楚。

那一直到清朝初年有一个程应旄,又叫程郊倩,他写的这个《伤寒论后条辨》,因为有方有执写的这个《伤寒条辨》,他也写作伤寒条辨,所以他比较晚出版,就称为后条辨。那这个程应旄呢他提出这个脏腑标本论,什么叫脏腑标本论?

就是你说啊,你看啊阳明病,对不对,还传在经上面是白虎汤证,那传到腑里面结成燥屎就成承气汤证。其实这样分类,学习上比较轻松嘛,对不对,这是没有错的。然后太阳病的话在经上面啊,什么青龙汤证,麻黄汤、桂枝汤证,然后呢,等到传入腑了,膀胱有病了,那是五苓散证。

但是在这里,就出现一个值得被人攻击的地方,就是五苓散证并不是一个局限在膀胱腑的证。五苓散证它是一个全身的水路哪一个地方不通都有五苓散证出现,所以你不能说它是膀胱腑病,所以这一点是有人抬出《黄帝内经》这件事情,这一整个讲法来扛程应旄的这个讲法。

但是话又说回来了,其实张仲景的这个太阳区块可以很广义,就是全身的水循环都可以包含在张仲景说的太阳区块里面,所以你说五苓散证一定不是太阳腑病,那也不一定,对不对,所以变成说,这两个角度的思维如果用广义太阳区块的角度来看,会觉得好像都是有合理性的。

那唯一呢,这事情其实与其说它的论点有不合理啊,不如说他是讲话的方法有语病。就是全身的这个水运化有哪里不通畅,都有可能形成五苓散证的时候,你又何必把五苓散证贴上蓄水的标签呢?因为,蓄水其实讲就是一兜膀胱水憋在那边一样,看起来让人觉得很狭窄。

但是,你如果要把它以广义的蓄水来说的话,就哪里有水不通,那里水就挡在那边,都可以称之为蓄水,对不对。所以,其实这只是一个语病让人家挑,不能说他是理论有什么大错误。那你说,它是不是太阳腑病,就邪气入到膀胱腑,我们敢不敢说一定是这样?不敢,对不对,可是我们更加的不敢说它一定不是这样啊。

因为你想想看,如果里面有膀胱癌,我们不要说治愈它哦,但是,光是靠五苓散跟桃核承气汤这两个代表着膀胱腑病的药可以称之为——如果医生说他三个月会死,他可以撑到五年十年都不死啊。就是挡住这个膀胱癌,我们所分类出来什么太阳腑病的药,还是很有力量的哦。

所以等于说它没有效吧,哎呀不行,对不对?那膀胱堆积邪气都堆到变成癌症,它都能够在膀胱腑帮他挡着,你能说它不是治膀胱腑病的东西吗?所以这就是一个都对的一个医学观点,所以干脆就都跟同学讲一下。但是呢,这个不是一个绝对的。

那当然,如果你要问我:五苓散证是不是感冒?是。就是说,至少张仲景在《太阳篇》提到五苓散的时候,那个症状都是感冒的症状,因为吃五苓散要多喝暖水,然后让你出汗。

也就是当你吃了五苓散去调节身体的这一整串的水的运作的时候,最后回馈的地方是膀胱经太阳区块的邪气被赶出去,所以果然膀胱经是统御这一身的水气的,所以,它的的确确可以是感冒,不能说绝对不是。

因为五苓散拿来治杂病的话,是机会非常多的,所以我们不能说它只能治感冒,但至少在太阳病,张仲景给的这个主症啊是感冒,所以这几个角度我们都稍微去摸它一轮的话哦,那我们就可以今天,就还可以用剩下的时间来稍微抓一下五苓散证的主症框架。

为什么要抓主症框架?因为你抓住了五苓散证的主症框架,你才会知道有几个五苓散证是没有主症框架可以抓的。哦,就是将来跟同学讲这件事情。

第18节五苓散主证VS小便不利VS口渴

那我们先来看这一条哦,我们来用这一条抓抓看好不好啊?他说:“若脉浮,小便不利,微热,消渴者,五苓散主之。”好,那同学你来看啊,如果要用五苓散,我们想象五苓散的作用是让全身这个水能够顺利的转一圈,这是五苓散的作用哦。

当一个人水转不动的时候,他是不是膀胱气化不好,人会小便不利,对不对?所以小便不利,是OK的对不对。然后呢,膀胱气化真的不行,水气转不上来,水气要转上来,好像张仲景的方比较是用泽泻哦。

就泽泻的这个转水气上来的力道比较够,就是要有泽泻才能把这个栓住它,让它转不上来的因素把它排除掉,所以呢,第一个五苓散的主症就是“小便不利加消渴”。

那至于说脉浮跟微热比较是属于感冒这一边的事情,就是如果你在感冒,那当然就是脉浮而有一点发热,然后吃了五苓散之后啊,这个水气一转,然后再多喝一点热水,然后这个汗出来了,感冒就好了。所以脉浮微热这个感冒的框架,是太阳病的感冒框架,是可以任意加进五苓散证,因为它本来就是太阳病嘛。

但是呢,如果以杂病的范畴来看的话,第一个主症框架是什么?小便不利加上口渴,这个先记得,这个是五苓散的第一个重要的主症框架。

第19节五苓散服用法VS水逆VS茯苓泽泻汤

然后呢,五苓散它要怎么吃啊,这个五苓散它的这个吃法比较特别,就是你这药粉啊服个方寸匕啊,方寸匙。那这个方寸匕呢,它这个剂量来讲,差不多就是现在的五、六公克吧?

那五、六公克的药粉啊,那用白饮和服,那白饮历代也是很多争端哦,不过已经争出个结果了,就是稀饭里面不含有米的那个部分呐,就是那个稀饭糊糊的地方哦。那你拿那个东西把这个药粉调成糊糊的,然后吞下去。那我们不太需要去想,说这个是什么东西啊什么米啊,可以固护胃气啊什么,这些都不用想。

因为呢,五苓散它有个主症叫做水逆,就是喝到液体就会吐,这叫水逆。那遇到水逆的时候呢,他是没有办法喝进液体的东西的,所以要把这个药变成半固体的状态才能够骗过身体的反应,才能够被吸收,是因为这样子,五苓散要用稀饭糊来吞。

那就像我那个苓桂剂呢**,还是漏掉一个苓桂剂。有一个苓桂剂是《桂林古本》才有的,宋本没有的,当然也不是标准的苓桂剂,它是在那个《厥阴篇》的后面讲到消渴病的时候他讲到。

他就说,有一个汤叫做茯苓泽泻汤哦,他说,如果有一个人他消渴病,然后呢很爱喝水,可是又很爱吐,就是喝水归喝水,吐归吐,这样子。五苓散证的那个水逆是喝水就吐,那是不一样的哦。那喝水归喝水,吐归吐,口渴归口渴,那这种的话,它就是苓桂剂里头再加泽泻啊,再加生姜啦。

你都知道,生姜是镇吐的,然后泽泻是把水转上来,这样子,就是有另外一个结构在,那个才是苓桂剂,它有六味药,不是四味药。那这个地方呢,五苓散啊,因为要处理水逆的现象,所以不能够用汤剂,要用糊剂来吞。

第20节五苓散VS脉浮弦VS小便不利

那再来呢,我们再看一条哦,我们来再抓一个主症框架。他说,太阳病啊,发了汗之后,脉浮弦,反渴者,五苓散主之。那这个,桂林本写脉浮弦啊,真是让人感到谢天谢地。就是这个证你知道,把脉的话,感到那个人又烦又渴哦,就是嘴巴干得很烦这样子,就是这样看就可以了。

这个宋本啊,写脉浮数,那真是要命啊。就是脉浮数其实很难开这个药,就是脉浮弦在临床上面比较容易开,怎么讲呢?因为它本来就是太阳病对不对?在太阳病之中,太阳病的脉大家知道就是浮脉啊,是不是。

那请问,六经病什么经病是弦脉啊?是少阳病,对不对?少阳病的最标准的病况是什么呀?就是足少阳胆经所经过的人的淋巴系统,就是手少阳三焦的系统不通畅。其实我们说少阳区块为春天之气,所以脉属弦脉,这是对一半。

其实另外一半就是少阳病的时候,人的淋巴啊走不通,里面都好像塞了痰饮一样,所以这个脉就是痰饮脉,非弦不可,是这样子。

所以呢,当他出现弦脉的时候,他在那个地方标示说,你的这个一身上下的水不通啊,是不通在三焦淋巴的区块,所以会浮中带弦。因为水不通这件事情是太阳病的框架,可是不通在三焦淋巴是少阳病的框架,所以这个人会烦、会渴,水是运不上来的,而他的脉是浮中带弦的,那这样子的话就是太阳病中的三焦不通,那就用五苓散。

当然,真正到少阳病的时候,你用柴胡汤来通三焦啦。但是这个是五苓散的这个症状的病机上面,那是比较可以说是这个痰饮的部分比较冷,柴胡汤的痰饮比较热,所以用的药也不尽然一样。

那接下来呢,这个44条啊,它说:“伤寒,汗出而渴,小便不利者,五苓散主之。不渴者,茯苓甘草汤主之。”茯苓甘草汤就是我刚才讲的苓桂姜甘汤。那这个怎么说呀,其实这里啊是一个五苓散的很好的主症,就是渴跟小便不利之外还有什么,还有出汗,就是五苓散证可以是有出汗的。

那这个人呢一直出汗一直口渴,他小便不利,那这样的状况代表他水路是不通畅的哦,所以就给五苓散,这一条也是有《桂林古本》真好的一条。因为啊宋本没有“小便不利”这四个字,那“汗出而渴”就要看五苓散,那真是难为啼笑耶。

就是因为“汗出而渴”听起来像是阳明病,对不对,承气汤证什么的、白虎汤证这怎么会是五苓散?但是呢,“汗出而渴加上小便不利”,这的的确确是五苓散证哦,所以这个我们知道一下。

那如果他不渴呢,这里就关键点出来了。如果是一个人全身性的,连同下焦的水运化不良,他的水会上不来,人会渴。可是如果这个人只是胃里面一兜水,那他可能那个水没办法吸收消化,所以也没什么尿,所以小便不利依然可能有,汗出而渴也依然可能有。

可是呢,他,而汗出有一点可能有,但是这个渴就不会有,水停中焦通常不会有渴,所以用不到泽泻,那就苓桂姜甘就可以解决了。那通常这个茯苓甘草汤证是胃里面有水,这样晃来晃去的哦,所以,大家也知道是这样子的。

第21节五苓散VS水逆VS肾脏病VS抗生素后遗症

再来一条,他说,“中风发热哦,六七日不解而烦”,然后呢,有表证,就是,这个人其实,你看感冒哦,还有这个感冒的症状哦,然后呢,他呢,想要喝水,嘴巴渴,可是一喝就吐,那就代表他身体整个水运化的这个这一条管道,这个是已经病得都快要不行了哦,那这是都不通了。

所以他身体不能够吸纳任何水,那这样子就是典型的五苓散证啊,所以这个五苓散证的一个最主要的框架来讲的话,其实呢大概就从这个角度就可以看到。

当然后面还有条啦、条,我们可能接下来还要继续往下面看哦。那就是比如说像条哦,它有一个,我们来看一下条。条呢他是说:如果呀一个病啊——因为它这个地方我们已经知道,比较后面可以看到他有些奇奇怪怪的医法了。

他说如果这个病本来应该汗解的,可是你不给他汗解,反而怎么样呢?去含一口冷水,这样。就是为什么要这样子医,我想是不能理解的,那是古时候的医法啊。然后呢,就是又喷他一口冷水啊,把他皮肤的表面的热把它带走,然后把他退烧,就是冰枕类的东西啊。

就古时候没有冰枕,就这样喷冷水,好惨哦,古时候还要用嘴巴来代替冷气机哦。就是冷气机喷那个水雾,让你可以凉快的东西哦,哦,就是这样子的东西。

结果呢反而这个汗出不来,然后呢汗出不来,就在他的肉上哦,皮肤就起隐隐的红疹子,然后呢,这个人会出现一个问题是,想要喝水又不渴,他说,那这样子不渴的是符合文蛤散;如果还不够力的话,再给五苓散。那其实这条的意义在别的地方啊,就是日本抓主症是用别的——在抓别的主症。

再来条哦,他就说,就是泻心汤证,然后吃了泻心汤没有好,然后这个人呢,“口燥烦,小便不利”啊,就嘴巴发燥,整个嘴巴就好像那个舌头放哪里都不对,然后呢小便不利等等。

那我们现在呢,五苓散的相关条文我们先不要往下看,但是同学,你们读过这几条是不是已经大概看得出五苓散的这个主症框架,有没有?就是口渴,小便不利,可能有汗,对不对?

那当然前面那几条关系都关系到太阳病,所以它的太阳病的特征什么脉浮啦,表没有解啦,所以是挂在上面的。然后呢,再回来就是水逆,对不对,那小便不利或者是喝水就吐,其实喝到液体就吐,这是一个很标准的五苓散证。

再回来,小便不利、口渴,就是尿很少或者尿不出来,这个口渴,这也是一个很标准的五苓散的框架,那你抓好这两个五苓散证的框架的时候啊,五苓散可好用了。

怎么讲呢,就像这两个状况,使得五苓散变成各种肾脏病的通用保养好方。就是各种肾脏病吃五苓散都会好起来,因为几乎都属这个框架,这是一点。但你不要说我可以完全治愈,完全治愈我们可能有更强的药可以用,但是各种肾脏病的时候都是哇这个五苓散超级好用。

因为保养这个肾脏病的时候是很好用的,那再不然的话是用过大量抗生素之后,人受了伤的时候,也是五苓散证。所以抗生素后遗症我们就常常是用五苓散这样子,就是其实很多地方好用哦,这一点我们可以先知道一下。

第22节五苓散VS头痛(暴)VS月经头痛

那另外呢,我介绍这个主症框架是因为五苓散证里头,有几条是它这个主症很不好抓的,就比如说日本人哦,很喜欢拿五苓散来治头痛。

那头痛那一条呢,是《霍乱篇》里面哦,讲到说一个霍乱呐,到一段落的时候,霍乱就是又吐又拉嘛,就是霍乱。他又说,这个人呢,他霍乱的时候,平静下来,可他头痛,他发烧,他身体痛,然后他觉得人很燥热,想要喝多水,那你就可以给他五苓散。

那日本人就抓着霍乱这一条,就开五苓散来治疗某几种头痛。那个头痛就是得了那种很严重很严重的偏头痛,或者是后脑勺好像炸裂一样整天爆痛,就痛得你呻吟,哇,怎么会怎么爆痛的那种痛。

问题是,在霍乱篇,他是写:头痛,发热,身疼痛,热多,欲饮水者。就是有口渴啊,什么身上痛。但是这样的一种头痛在发作的时候,其实不一定有其他的主症,如果有让你辨得出是五苓散证,是你赚到。

但是那种莫名的偏头痛,你说它一定是五苓散证吗?不一定。对不对?所以,头痛可以是五苓散证,而且五苓散证的头痛你用别的方也不太好搞。

但是我之后会教同学另外一个头痛方可以代替五苓散,让你可以蒙混过关。就是因为他的那个头痛呢,如果用西医的说法是,脑中哦,有一个部分叫做骨髓的髓啊,这个髓膜,脑的髓膜会有的时候因为血管这个化学变化还是怎么样,变成会充水。

就是如果髓膜呢这个浮肿的话,就会出现那种爆痛的那种偏头痛或者后脑痛,那这个髓膜上面充水浮肿这件事情,用五苓散当然是对症啦,因为他是一个水的代谢的问题。

可是,要抓主症的时候,如果你刚好遇到他口渴、尿少什么在你主症框架内,那还好办。但是,一旦有了头痛后,有时候没有主症框架的。像这个人头痛会出现在什么时候,出现在月经头痛,就是月经头痛也常常出五苓散证。

可是你说有没有主症框架可以抓,对不起,没有哦,就是要开一次碰碰看,那当然幸好五苓散是一个没什么副作用的药啦,所以你开了也不会有什么大事情,但是就是这样的一种头痛,我们知道他是往往是五苓散证,但是没有没有主症框架可以用。

第23节五苓散VS红疹

那另外还有一个没有主症框架,我们刚刚讲到条的时候,讲到这个人喷了冷水啊,皮上起红疹啊,什么肉上粟起对不对,就是当有些人皮肤长红疹啊,那个红疹是五苓散证。

可是呢,那个红疹也是不一定出现在五苓散的框架里面,那五苓散的框架里面还有出汗这件事哦,所以他如果汗多,就是身上一直在冒汗,皮肤都湿湿的,汗多、口渴、长红疹,那你可以很清楚的说,对,这个是五苓散的框架。

但是,有的时候就光是长红疹,就是没有汗多口渴,所以,皮肤红疹也是一个我们临床上会知道那个有可能是五苓散证,可是没有主症框架可以抓,所以就这样一个问题。

就是水毒型的红疹,就是皮肤表面有水毒,但是没有什么主症可以抓,甚至,如果你一定要说的话,可能是你用五苓散医好过一次之后,你会认得出这个疹是长得什么样子,就是你认得它的长相你才有得讲。那我现在的话,连照片都没有哦,所以这些还要碰碰看,就五苓散证的疹子会有。

第24节五苓散VS近视VS胃苓汤

那另外一个没有框架的五苓散证是什么呢?假性近视。就是近视眼刚开始的时候也是一个脾阳虚,水运化不了的状态。那你家小孩是真近视还是假近视,我哪里知道?

那一般来讲,小孩的近视保养药如果用五脏相传来讲的话,肝阳虚克成脾阳虚,脾阳虚克成肾阳虚,那个东西是胃苓汤啦。就是小孩子要让他近视不要变严重,就让他用胃苓汤。但这种药吃起来,我们也不知道有没有效,因为他不是要一个人再严重下去,所以就有点吃安慰的感觉,除非你把它吃到好。

就是如果你家小孩子开始有近视了,如果在度以内,因为这东西没有主症可以抓,你一定要说舌苔厚,可能会舌苔厚,但是外面没有越jiao越冷,就是说,如果你小孩近视还在度以内,那你就先给他每天吃胃苓汤,吃他两个礼拜再去验一次看看,如果会减轻,那假性近视**,但是也只能这样玩玩看,就是主症是抓不出来的,真的假的我也不知道。

所以,刚刚给同学这个主症框架,其实也是要跟同学介绍一下说,这个五苓散啊,五苓散证的花样可多了,就是有好几个都是,至少刚刚提到的这三个,都不在主症框架里面,但是确实是五苓散证,这样子,所以,先讲到这样,我们下次的话再来仔细的介绍这个泽泻跟猪苓这两味药,因为泽泻这味药也是矛盾点很多的,但是也会很好玩的。

然后五苓散,还有一些跟五苓散相关的条文,我们下次也带一遍,然后就认识完五苓散的历代的临床使用,然后再来看一下现代临床上怎么样使用五苓散啊。

编辑

赞赏

长按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北京一般治疗白癜风多少钱
白癜风初期怎么治疗


转载请注明地址:http://www.khsqr.com/rq/9702.html
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  • 医院简介 广告合作 发布优势 服务条款 隐私保护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